“红色寡头”正分裂俄罗斯共产党

郭凤梨/译   俄媒编译   2018-09-30 19:16  

编者按:俄罗斯本月进行的首都和地方领导人的选举再次引起大家对俄罗斯内政的关注,在俄政坛中作为第二大势力存在着的俄罗斯共产党于选举中的表现也因莫斯科市长选举和滨海边疆区行政长官选举而备受争议。俄共候选人在首都市长选举中败北,在滨海边疆区选举中票位居首却又因与竞争对手的互相举报而被取消了成绩。一时间,从今年3月份始由于俄共推选“红色资本家”格鲁季宁出战俄总统大选而导致的俄共内部及外部纷起的质疑声又喧嚣了起来。俄共是否面临着分裂和名誉扫地呢?让我们还是从那位“红色资本家”谈起吧。

【本文原载今日俄罗斯 郭凤梨/译】

俄罗斯政治社会学研究所所长维切斯拉夫的·斯米尔诺夫认为,俄共推举大企业家作为候选人会降低选民对共产党的信任。

微信图片_20180930141550

“红色资本家”格鲁季宁

在统一投票日的前一天,俄罗斯共产党的一些代表和支持者再次谈起党承受的压力。这些行为是否与激发选民积极性有关呢?令人震惊的是,俄共除了使用养老金这一流行主题外,还继续推举在今年3月份的总统选举中被提名为候选人的商人帕维尔•格鲁季宁。格鲁季宁本人没有参加9月9日的选举,但他继续支持该党。但是,将政治上和道德上都如此矛盾的人用于公关目的,难道不是俄共的再次失误?

近日有关“列宁国营农场”总经理巨额国外资产的各种新闻,显然都没有为其赢得俄共粉丝。而称格鲁季宁“是俄罗斯最富有的人”并上诉要求与其分割财产的格鲁季宁的前妻及在上诉格鲁季宁非法交易案件(注:格鲁季宁将列宁国营农场两处地产转移为其“TT Development”公司的注册资本被法院判为非法交易。)中获得胜诉的“列宁国营农场”的小股东们,更容易获得选民的支持。

最后,公众将格鲁季宁在此案中拒绝提出上诉视为认罪。因违反了货币法,格鲁季宁被要求承担相应行政责任,承担罚款共计6.2万卢布,格鲁季宁对税务部门上述决议表示抗议。

然而,维德诺夫斯基市法院和莫斯科州法院相继驳回格鲁季宁的上诉,维护税务机关的原决议。目前税务机关的这些决议已经生效。此外,在莫斯科州法院的三名法官审议上诉期间,格鲁季宁的律师因行为及其挑衅而收到了其中两名法官的警告,该律师还情绪激动地威胁税务官员和法官将因“伪造证据和虚假证言”面临刑事诉讼。

令人回味的是,格鲁季宁的海外资产风波从2017年底延续至今。当时,中央选举委员会首次公布了该候选人正处在使用状态的一些国外秘密账户,大家才发现,看起来质朴的国家农场场主原来是一个精明商人。他在瑞士银行(UBS Switzerland AG)的账户里共有1440万卢布存款,并在列支敦士登银行持有价值为75亿卢布的有价证券。而之前俄共的一名先进党员竟然跟中央选举委员会汇报说格鲁季宁没有任何国外资产。

在年初格鲁季宁宣称已关闭了所有(外国银行)帐户,但在二月,俄中央选举委员会表示,目前尚未证实这一说法。俄中央选举委员向瑞士联邦税务局提出需求后,瑞士联邦税务局根据俄瑞两国财政机关的官方协议,将核实到的相关资料递交给了俄联邦税务局。据媒体报道,这些资料不仅透露了格鲁季宁在两家瑞士银行的账户信息,还有另外11个银行账户的信息,仅这11个银行账户里就有大约55亿卢布和550多公斤黄金。但格鲁季宁对这一信息坚决否认。

今年6月底,瑞士税务机关提供的相关资料被公开:根据列宁国营农场普通股股东的上诉案件(这些股东请求判决将国营农场的两处地产转移到“KASHIRSKY MALL”公司的交易为非法无效交易)庭审结果,判决格鲁季宁违反了货币法;格鲁季宁登记成为总统候选人时,并没有关闭其海外账户;格鲁季宁还是Bontro有限公司的最终受益人。

这家离岸公司是其俄罗斯公司的绝对所有者,该公司拥有列宁国营农场20%的股份。在竞选期间,格鲁季宁曾向选民保证,他不知道谁是该公司的幕后老板。现在事实证明,至少在2017年底之前,格鲁季宁并不是像他在登记候选人时宣称的那样拥有国营农场44%的股份,并是拥有64%的全部股份。

真相曝光时,格鲁季宁的律师还准备在法院对税务机关的决议提出抗议。这些格鲁季宁之前矢口否认的事实,被公之于众之后,刚开始政治生涯的格鲁季宁的形象严重受损。在参加总统竞选之前格鲁季宁曾多次当选于莫斯科州杜马,在2016年就试图在俄罗斯联邦议会下院当选,从2017年起开始至今一直领导莫斯科市的众议院委员会。而事实证明,在以各种方式在政治舞台上活跃的这一时期内,格鲁季宁一直隐瞒了自己的国外资产。

令人感到费解的是,正如媒体提到的那样,格鲁季宁的外国资产信息以前就曾作为证据在各种法律诉讼中的出现,而却到现在才公布出来。

外国资产的存在和格鲁季宁经历的其他细节使得这位俄共的前候选人几乎成了整个俄罗斯近代史上最具争议的总统候选人。也许“来自人民的政治家”会留下一些粉丝,特别是那些深受他的演讲鼓舞的人,但他显然已经不可逆转地失去了极大部分的选民。也许,格鲁季宁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因此他没有再去为他的形象而战。

相反,对于因格鲁季宁这一矛盾形象丧失了选民信任的俄共而言,再次挽回选民的信任却至关重要。在总统竞选期间俄共中间已经出现了分裂的苗头:并非所有地区小组都支持“红色场长”成为总统候选人,他们预见到了领导层久加诺夫的威胁才同意了提名格鲁季宁。现在,俄共领导层“大肆宣传”大企业,以使企业家们获得拿到议员证的途径的做法,正遭受党内普通成员的谴责。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俄共 俄罗斯政治 俄罗斯选举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