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前总统李明博涉贿被公诉 现政府革除积弊进行时

独家网   白方方   2018-04-10 00:27  

韩前总统李明博涉贿被公诉   现政府革除积弊进行时

继韩前总统朴槿惠一审被求刑24年仅仅相隔三天,与其同属一党的前总统李明博也被检方以涉嫌受贿、逃税、贪污、滥用职权等16项罪名于4月9日下午提起公诉。公诉甫一提出,消息顷刻间即由首尔传向世界各地,引得全球瞩目,使人对新政府革除积弊的力度油然生敬。

公诉

2018年3月14日,韩国前总统李明博于上午9点23分到达首尔市中央地方检察厅,表示以愁惨的心情来到这里,在民生经济困难、半岛安全形势严峻之际,因个人问题引发国民担扰让他感到十分歉疚。随后径直走入检察厅,接受检方询问。

3月15日,韩国检方表示,涉嫌受贿超过110亿韩元而遭检方传讯的前总统李明博在接受21个小时的调查中仅承认曾通过青瓦台前室长金喜中从前国家情报院院长元世勋处接受10万美元等部分事实,对检方的指控基本予以否认。

鉴于此,检方随即向法院申请逮捕李明博接受调查。首尔中央地方法院于3月22日深夜批准逮捕李明博,韩国检方随即前往李明博私邸实施逮捕。负责逮捕必要性审查的法官朴范锡就逮捕证签发理由表示,案件事实基本清楚,案情重大,犯罪嫌疑人位高权重,有毁灭证据之虞。检方指控李明博犯有受贿、侵吞、逃税、滥用职权等10多项罪名。逮捕之后,检方可在最长达20天的羁押状态下查办李明博案,深挖余罪扩大战果。

被逮捕之后的韩国前总统李明博以未决犯身份在单人间大牢房度过了难眠之夜。与被弹劾罢免的朴槿惠不同,李明博在被判监禁刑以前可依法享受前总统特殊待遇。23日零点18分被押至首尔东部看守所后,其被单独押入顶楼12层一间单人但较宽敞的牢房,囚号716,狱警原则上不称呼姓名只叫罪犯编号。依据《礼遇前任总统法》等法令,看守所为李明博安排专属狱警,所住单人间面积13.07平方米(含卫生间),比首尔看守所为朴槿惠安排的单间大3平米。李明博居室内有电视机、镜子、被子、床具、餐桌兼书桌、衣架、收纳箱、风扇、盥洗台、清扫工具等,此外,12层还设有健身设施。

此后,检方于26日和28日两次派审讯组到看守所调查李明博,但李明博以难以指望公正调查为由拒不露面。检方又于29日向法院申请延长羁押期限10天至4月10日并获批,但李明博的抗拒态度更趋强硬。并于4月2日第三次拒绝狱中审讯,对检方三顾牢房反复问话颇有微辞。此外,检方原本已与李明博夫人金润玉的律师就金润玉在检察厅和其私宅以外的地点接受调查达成一致。但前一天金润玉方面通报不愿接受调查,因此调查最终未能成行。

在此背景之下,韩国检方4月9日下午对涉嫌贪污、受贿、逃税的前总统李明博以16项罪名提起公诉,李明博遂成为继全斗焕、卢泰愚、朴槿惠之后,韩国宪政史上第4个站上法庭受审的前总统。

诉状

在诉状中,检方指出,李明博涉嫌在任期内的2008年4月至2011年9月期间通过青瓦台前总务企划官金伯骏、前附属室室长金禧中等亲信,在金成浩、元世勋任国家情报院(国情院)院长时期从国情院收受7亿韩元(约合人民币413万元)特殊活动经费的贿赂。

他还涉嫌从三星电子收受585万美元用于支付秘密资金案涉案公司、汽车零部件制造商DAS在美国的诉讼费;收取韩国友利金融控股公司会长李八成提供的22.5亿韩元现金和价值1230万韩元的西装;收受大保集团(5亿韩元)、前国会议员金小南(4亿韩元)、ABC商社(2亿韩元)、能仁禅院(3亿韩元)等提供的贿赂,涉贿总金额达111亿韩元。

此外,李明博还涉嫌在1991年至2007年期间通过DAS秘密筹资339亿韩元等,共贪污349亿韩元。检方调查结果显示,这笔资金主要被用于李明博的政治活动和家庭生活费等。检方掌握的证据显示,李明博曾向管理DAS秘密资金等非法资金的首尔瑞草洞永浦大厦派遣过青瓦台警卫官。

检方公诉状里还罗列有李明博利用青瓦台等国家机构帮助DAS公司在美国进行诉讼;涉嫌滥用职权,在妻弟金载政去世后插手其遗产处理问题;擅自泄露和隐匿3402份青瓦台文件(违反总统记录物管理法)等指控。

目前,检方已根据DAS前任和现任高管、李明博公司财产管理人兼清溪财团事务局长李炳模等人的供词取得其借名资产管理账簿等决定性物证,并得出李明博是DAS实际所有者的结论。检方表示,还将就李明博收受国家情报院特殊活动费和现代建设贿赂、青瓦台非法舆论调查等事项继续开展调查,并计划在广泛开展补充调查后于一审判决结束前以新的指控事项再次对其提起公诉。

积弊

目前为止,李明博仅承认部分事实,对检方的指控基本予以否认。

李明博承认的事实包括,曾通过青瓦台前室长金喜中从前国家情报院院长元世勋处接受10万美元,同时承认将兄长李相恩售地款用于私宅建造,但他主张这只是借款。

除上述内容以外,李明博在受讯中就涉嫌受贿以及实际掌控秘密资金案涉案公司、汽车零部件制造商DAS等嫌疑表示概不知情,称即便确有其事,也应是一线工作人员牵涉到的事宜;李明博还表示,青瓦台前总务企划官金伯骏、李明博的财产管理人兼清溪财团秘书长李秉模(音)、DAS副社长李明博之侄李东炯、友利金融控股公司前会长李八成等人向检方作出虚假陈述,目的是想为自己开脱;检方还出示了有关三星代付DAS公司诉讼费的青瓦台文件,但李明博表示从未接到过有关报告,并主张其可能是伪造的文件。李明博还表示对于三星代付诉讼费一事并不知情,只知道是艾金·岗波律所免费帮忙打官司。

尽管李明博口风很紧,几乎否定了所有事情,但他终归是无奈承认国情院有贪腐。这与朴槿惠案有了共通之处。

在朴槿惠案中,检方怀疑朴槿惠就职总统后的2013年5月至去年7月从时任国情院院长南在俊、李丙琪、李炳浩三人处每月收受5千万-2亿韩元,共计35亿韩元的贿赂。2016年6月至8月还涉嫌要求国家情报院院长李炳浩每月向青瓦台秘书室长李源宗提供5千万韩元等共1.5亿韩元的资金支持。这共36.5亿韩元的贿赂也被韩媒称为“上供门”。

李明博案中的国情院前院长元世勋其实早就深陷囹圄。早在去年9月14日,国家情报院当天委托检方调查国情院前院长元世勋和前企划调整室长金周成。两人涉嫌在李明博政府时期滥用职权排挤文艺界异议人士。而且,国情院还以涉嫌组织心理战团在线上线下攻击诽谤首尔市长朴元淳为由调查元世勋。

由是观之,国情院贪腐由来已久。而由于两人同属一党,共同排挤文艺界人士、通过线上线下的舆论影响大选也成了两人的共有手段。

对于这些,青瓦台不会不知。文在寅提出的头号竞选承诺就是“革除积弊”。文在寅政府国政企划咨询委员会(相当于总统职务交接委员会)选定“国政百大课题”,第一项课题也是“彻底、完全的清算积弊”。

为加快改革力度促进积弊清算,文在寅提名曾两度幕后促成韩朝首脑会谈的徐薰为国家情报院(国情院)院长,意在全面改革沦为擅权干政温床的国情院,还其情报机构高度专业的本来面目。其后,文在寅任命首尔大学法学系教授曹国为青瓦台民政首席秘书。在上一届保守派政权,民政首秘实际掌控检察大权,而这次由有进步倾向的少壮派学者出任该职位以确保检察机构的政治中立。尹锡悅被任命为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厅长更是始料未及。在朴槿惠在任时期,尹锡悅因负责调查国情院留言案被降职。文在寅任命他为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厅长展现对革旧鼎新的意志有多么强烈。

文在寅任命的各机关首长加大了改革和积弊清算力度。国家情报院废除负责国内情报事务的职位,宣布不再干预国内政治,并设置了改革发展委员会。改革发展委员会指出了15个干政案的侦办方向。其中包括泄露韩朝首脑会谈对话录、为保守倾向团体提供援助、介入炮制文艺界黑名单、干预2012年大选、对民监察等。

可以说,革除积弊仍在进行时,一切如何发展,值得我们持续关注。

(白方方,国际关系专业硕士)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张三风 关键词: 韩国总统 李明博 反腐败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
博评网